有时候给你印象最深的事物,不一定是你所见过最好或最有特色的那一个,但却能让你真正的体会到一些东西。

今天我想说说三问表。

三问表在大多数收藏家、表迷心中三问都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确实三问是钟表复杂功能之首,并且想要做好难度极高。其关键,首先就在于声音。声音又分三部分:节奏、音量和音色。什么工艺、设计……都要往后排。曾经听过某品牌的三问(给它留点面子,就不点名了),声音像敲铁饭盒一样,干瘪嘶哑,这样的三问表买回家,简直是一种自虐。

2013年,AUDEMARS PIGUET爱彼)在日内瓦表展上重点展示了品牌在高复杂钟表方面的功力,从1882年推出的首批大复杂怀表,到近年的皇家橡树大复杂腕表悉数亮相,气场相当宏大。

而当年“重器”——皇家橡树离岸型大复杂腕表则由一位品牌制表师专职护送,向各国来的宾客、媒体展示。它有一个很大的表壳,里面配有一个木制的共鸣桥。至今我都对这款表的报时声音印象很深,它不是那么悠悠的飘荡在空气中,而是非常干净利落,但又不显得“硬”,报时、报刻、报分及高低音之间的间隔均匀平稳,非常优美、悦耳。我能想到对这种声音最好的形容就是:如同敲打玉杯。

有人说三问报时声音是可以量化考评的,我觉得不太严谨。节奏、音量可以有统一的评价标准,但是音色就因人而异了。比如我,就不太喜欢那种比较尖锐,穿透力很强的音色。因此,爱彼的这款三问,自2013年起就成为了心目中三问表的标杆作品。

其实,真实的历史也证明了爱彼在三问,乃至高复杂功能方面的实力。这个从1882年便开始制作高复杂腕表的品牌,不但推出了最早的(我不敢说第一,因为钟表业有太多有争议的第一)万年历腕表、陀飞轮腕表、以及三问腕表,据说历史中的表王之一——Graves Supercomplication,它的三问模块也是参考了爱彼的经验、技术。

当然,既然叫大复杂,那就不只有三问一项功能,除此之外,它还集合了万年历和追针计时(没有陀飞轮,真好!),这枚编号Cal.2885的自动机芯零件总数达到了648枚,由一名制表大师从头至尾制作完成,总耗时至少需要820小时,因此,2013年的皇家橡树离岸型大复杂腕表仅限量6枚,分两种不同的材质。

2018年,我们终于再次看到爱彼发布了两款全新的皇家橡树离岸型大复杂腕表,分别为白色或黑色陶瓷表壳。遇上一次时隔5年,让人不禁猜想,2013年限量的6只用了将近五年才全部做完。

Cal.2885,请务必牢牢记住这个编号,它已经走过了20余年的历史,这个时间足以证明它的优越,同时,我暂时还没想到还有哪款大复杂机芯有像它一样的生命力,如果您想到了,欢迎在下方留言交流。

以上,足以说明爱彼在传统制表方面的深厚的技术功力。正是这种超乎常人的技术积淀,让爱彼在前卫创新的方面也是得心应手。在皇家橡树概念系列腕表中,你可以看到爱彼对于机芯设计的掌控能力,同时在细节处,也有一个传统高级制表品牌的坚持。

比如这款自动上链镂空陀飞轮计时表,机芯板桥的造型、装饰风格都经过整体设计,与隐形战斗机一般的表壳相得益彰。但在细节中,特别是发条盒的止逆结构,则非常的传统且高级。同时为了将计时功能迷人的结构完全展现出来,爱彼特别使用了环形自动摆陀,并且将其安装到了表盘正面。

提到这个环形的上链摆陀,它其实并不是为这款腕表而首创。早在1980年代,爱彼便主导制作了历史上最著名的超薄自动机芯之一Cal.2120,之后相继被多家大牌所使用。这款机芯便首次使用了环形自动上链结构,虽然它看上去与中心摆陀式的自动上链结构没什么区别,但是它的主体结构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

今天提到的两款爱彼高复杂腕表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它们都将内部机芯尽可能的展示了出来,机芯也是腕表的整体设计的一部分,它可能会随着腕表的风格变化,但都是基于传统的制表技艺之上。这就是爱彼,炫酷的外表内,总有一颗扎实的内“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