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但企业经营刚好相反,成功的企业各有各的“秘技”,而失败的企业却是异常相似,那就是产品滞销、销售下滑、市场萎缩、人员流失、资不抵债,最终蜷缩一隅或是走向败亡。

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事实上人们对成功者推崇备至,对失败者则是置若罔闻。但谁曾想过,正是无数失败者的经验教训,才为后来者提供成功的可能,所以我们不能忘却曾经“敢为天下先”的“悲情英雄”,尽管他们是失败的,但是虽败犹荣。

在白酒行业中,也有这么一位“悲情英雄”,它以创酒业先锋,领时代先河的超人胆识与魄力,领衔鲁酒走向了辉煌制高点。但也是因为它,致使以其为代表鲁酒企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市场冲击,使曾经响彻全国的鲁酒全面溃败,成为了“千夫所指”的历史罪人。

而今试想,不知为何,那时叱咤酒市,挥金似土的它在面临着重大危机的时刻,却没有表现出强人的姿态去挽救“浩劫”,而是以一种近乎“失声”的状态默默地承担了所有的“罪责”。如今来看,它的“过错”顶多算是导火索,万万算不上“罪魁祸首”,但是为什么它甘愿承担“罪责”成为这“历史的罪人”呢?

说到此,大概许多酒业老人已经猜到说的是谁了。不错,它就是曾经的“央视标王”——秦池。

1997-2017,秦池“标王事件”至今已经走过了20年。20年前,秦池乘着1996年“标王”东风赚的盆满钵满,并在其后的1997年依旧希望借助央视平台狂砸3.2亿并欲实现15亿营收目标的“美梦”在这一年轰然破碎了。这一年,秦池被《一个县级小企业怎么能生产出15亿元销售额的白酒?》、《秦池白酒是用川酒勾兑》等几篇新闻报道一下子从“标王”宝座上拉了下来从此一蹶不振,同时也把整个鲁酒军团带入了低迷的深渊中不可自拔。

如今看来,一个发展中的企业能被新闻报道所击垮是闻所未闻的。然而,现实终究是现实,现实也终究是残酷的。今天我们重提秦池“标王”,并不想借此20年的时间节点再次批判秦池,而是想为曾经带领鲁酒企业走向发展辉煌的秦池“正名”,因为秦池“敢为天下先”勇敢魄力,让鲁酒迈上了不曾有过的辉煌,尽管它是短暂的。“标王”是一个时代的烙印,更是一个时代的终结。秦池这一“悲情英雄”的失败不完全是企业自身的失败,在一定程度上有时代的左右、环境的羁绊以及“破鼓众人捶”的人性所致,如若到今天,恐怕是万难出现这种境况的。而今,我们只能为秦池哀其不幸了。

以今视之,秦池之败,在某种意义上是其传媒整合策略紊乱所导致,但秦池大胆实践探索企业经营的规律值得赞赏。而今秦池以其亲身经历并以“败亡”为代价为中国企业敲响了要稳健发展的警钟,以至于日后的央视广告招商再也没有出现疯狂竞标的行为,这也许就是秦池“昙花一现”的最大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