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鲍慧

近年来,我国乳腺癌患者预后得到显著提升,5年生存率也提高至85%以上,但晚期乳腺癌治疗现状仍然不太乐观。在每年新发的乳腺癌患者中,每100名患者就有6名~8名被确诊为晚期,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辅助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40%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认为,在我国,晚期乳腺癌的临床治疗与科技攻坚依然任重道远,但精准治疗为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希望曙光。

晚期乳腺癌,治疗仍面临严峻挑战

晚期乳腺癌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仅有2年~3年,全球的5年生存率只有22%左右。在转移性乳腺癌中,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乳房以外的其他部位,最常见的是肺部、脑部和骨骼。在乳腺癌总体生存率提高的今天,晚期乳腺癌的临床治疗仍面临巨大的挑战。传统的根治术(乳房切除乃至周边淋巴结清除),或单一化疗、放疗等,已经不再是目前乳腺癌规范治疗的唯一途径。

时下,医务工作者与行业,应该把关注目光聚焦到晚期乳腺癌的精准治疗上,力争在这个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这应是目前乳腺癌医学领域研究的重点之一。此外,缺少靶向治疗药物也是目前精准治疗面临的较大难题。

BRCA基因检测,乳腺癌患者精准治疗的前提与参考依据

BRCA基因分为BRCA1和BRCA2,这是两个重要的抑癌基因,分别位于人类细胞核第17和13染色体上。BRCA突变的检测主要针对两部分人群,首先相较于一般人群,BRCA1和BRCA2突变携带者乳腺癌的患病风险提高了10倍~20倍,因此BRCA突变检测有助于评估乳腺癌的发生风险,目前在国外BRCA突变已经普遍作为乳腺癌高危人群的筛查标准之一,建议高危人群做BRCA检测。另外,对于乳腺癌患者的BRCA检测有助于患者预后的评估、指导治疗方案、评估乳腺癌的转移风险,因此很多医生在考虑治疗方案的时候,会建议乳腺癌患者做BRCA基因检测,作为选择治疗方案的参考依据。

虽然很多医院都已开展乳腺癌BRCA基因检测,但因公众对其重视程度不够,因此我国BRCA检测还不普及,且对BRCA检测的标准以及检测后的数据解读仍然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建议尽快统一相应标准,提高检测效率及质量。

《指南》推荐,以下人群应该做BRCA检测:1.有家族史的患者。2.既往有肿瘤史。3.患者年龄小于50岁。4.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需要说明的是,研究发现有超过50%的患者并没有明确的家族史,同时,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也有相当比例患者存在BRCA突变,而且研究发现BRCA突变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往往对经典的内分泌治疗不敏感,存在较大的治疗需求,因此单纯依靠高危因素推荐患者接受BRCA检测会遗漏相当比例的BRCA突变乳腺癌。从2018年NCCN指南的更新来看,强烈建议复发或晚期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接受BRCA检测。因此从近年国外的趋势来看,乳腺癌的BRCA检测从以往高危人群正逐渐扩大至整个HER2阴性乳腺癌。

精准治疗,为晚期乳腺癌治疗带来新希望

针对不同类型的乳腺癌提倡的精准治疗、个体化治疗,尤其是晚期乳腺癌,应当以靶向药物治疗为核心开展“精准打击”。在精准治疗过程中,PARP抑制剂为患者提供全新治疗选择,能够延长患者疾病进展时间,获得长期生存的希望。

奥拉帕利作为一种PARP抑制剂,能够抑制肿瘤的DNA修复,导致肿瘤细胞凋亡,将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的乳腺癌患者死亡风险降低42%,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同时,奥拉帕利毒副反应较低,对于患者来说生活质量更高。对于g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如果药物治疗有效,且无耐药,适用于将晚期乳腺癌视为慢病长期治疗,让更多患者从中获益。

奥拉帕利目前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晚期卵巢癌,同时已在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获得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的适应证。预计不久的将来,伴随国内创新药审批政策持续完善与更高效的审批流程,国内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患者也将获益于PARP抑制剂靶向药物。


近年来,我国乳腺癌患者预后得到显著提升,5年生存率也提高至85%以上,但晚期乳腺癌治疗现状仍然不太乐观。在每年新发的乳腺癌患者中,每100名患者就有6名~8名被确诊为晚期,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辅助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40%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认为,在我国,晚期乳腺癌的临床治疗与科技攻坚依然任重道远,但精准治疗为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希望曙光。

晚期乳腺癌,治疗仍面临严峻挑战

晚期乳腺癌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仅有2年~3年,全球的5年生存率只有22%左右。在转移性乳腺癌中,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乳房以外的其他部位,最常见的是肺部、脑部和骨骼。在乳腺癌总体生存率提高的今天,晚期乳腺癌的临床治疗仍面临巨大的挑战。传统的根治术(乳房切除乃至周边淋巴结清除),或单一化疗、放疗等,已经不再是目前乳腺癌规范治疗的唯一途径。

时下,医务工作者与行业,应该把关注目光聚焦到晚期乳腺癌的精准治疗上,力争在这个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这应是目前乳腺癌医学领域研究的重点之一。此外,缺少靶向治疗药物也是目前精准治疗面临的较大难题。

BRCA基因检测,乳腺癌患者精准治疗的前提与参考依据

BRCA基因分为BRCA1和BRCA2,这是两个重要的抑癌基因,分别位于人类细胞核第17和13染色体上。BRCA突变的检测主要针对两部分人群,首先相较于一般人群,BRCA1和BRCA2突变携带者乳腺癌的患病风险提高了10倍~20倍,因此BRCA突变检测有助于评估乳腺癌的发生风险,目前在国外BRCA突变已经普遍作为乳腺癌高危人群的筛查标准之一,建议高危人群做BRCA检测。另外,对于乳腺癌患者的BRCA检测有助于患者预后的评估、指导治疗方案、评估乳腺癌的转移风险,因此很多医生在考虑治疗方案的时候,会建议乳腺癌患者做BRCA基因检测,作为选择治疗方案的参考依据。

虽然很多医院都已开展乳腺癌BRCA基因检测,但因公众对其重视程度不够,因此我国BRCA检测还不普及,且对BRCA检测的标准以及检测后的数据解读仍然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建议尽快统一相应标准,提高检测效率及质量。

《指南》推荐,以下人群应该做BRCA检测:1.有家族史的患者。2.既往有肿瘤史。3.患者年龄小于50岁。4.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需要说明的是,研究发现有超过50%的患者并没有明确的家族史,同时,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也有相当比例患者存在BRCA突变,而且研究发现BRCA突变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往往对经典的内分泌治疗不敏感,存在较大的治疗需求,因此单纯依靠高危因素推荐患者接受BRCA检测会遗漏相当比例的BRCA突变乳腺癌。从2018年NCCN指南的更新来看,强烈建议复发或晚期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接受BRCA检测。因此从近年国外的趋势来看,乳腺癌的BRCA检测从以往高危人群正逐渐扩大至整个HER2阴性乳腺癌。

精准治疗,为晚期乳腺癌治疗带来新希望

针对不同类型的乳腺癌提倡的精准治疗、个体化治疗,尤其是晚期乳腺癌,应当以靶向药物治疗为核心开展“精准打击”。在精准治疗过程中,PARP抑制剂为患者提供全新治疗选择,能够延长患者疾病进展时间,获得长期生存的希望。

奥拉帕利作为一种PARP抑制剂,能够抑制肿瘤的DNA修复,导致肿瘤细胞凋亡,将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的乳腺癌患者死亡风险降低42%,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同时,奥拉帕利毒副反应较低,对于患者来说生活质量更高。对于g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如果药物治疗有效,且无耐药,适用于将晚期乳腺癌视为慢病长期治疗,让更多患者从中获益。

奥拉帕利目前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晚期卵巢癌,同时已在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获得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的适应证。预计不久的将来,伴随国内创新药审批政策持续完善与更高效的审批流程,国内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患者也将获益于PARP抑制剂靶向药物。